哎吖

泽村重生向……二

   “荣纯!荣纯!快下来!有人找你!”睡梦中的荣纯好像听到爷爷在喊他,怎么,连爷爷也知道自己比赛的时候被球砸晕了么?
   “咦~!这是哪里?”头疼的荣纯揉着脑袋睁着眼睛打量着四周。
   “这、这、这不是我在老家的房间么?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啊?我不是在比赛么?啊啊啊啊,完蛋了,仓持前辈会杀了我的!那家伙绝对会吧我当人肉沙包的啊!不行,我要赶紧过去”泽村还沉浸在对仓持的恐怖中不可自拔,完全没发现情况的不同。应该说真不愧是笨蛋么?
   “荣纯,有客人找你,你快点下来!还是东京来的客人!”正换好衣服准备出房间的泽村突然听到爷爷的狮子吼。被自家爷爷吓了一跳的泽村一不小心就撞上了门框。
    楼下~
    听着楼上的动静,高岛小姐略微担心的问道:“上面应该没事吧?”
    “哈哈哈哈,没事的,肯定是荣纯那个笨蛋不小心又撞到哪了吧!不会有事的。”荣纯爸爸大笑的说道。
    “是啊,我们家荣纯可是很耐摔的哦!”泽村爷爷也大声附和道
    高岛小姐略微有些无奈的扶了扶自己的眼镜。
    楼上~
    “有人从东京来找我?完蛋了,不会是仓持前辈看我这么久还没去球队找上门来了吧?不要啊!”泽村急得眼镜都变成猫眼了。
    可最后还是秉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觉悟慢慢的蹭下了楼。
    “鄙人泽村向前辈请罪了,在下这就跟着前辈回去!”泽村闭着眼镜冲着来人鞠躬吼道。他想自己认错态度这么好,仓持前辈下手应该会轻些吧。
“笨蛋孙子!乱说些什么啊?这是从东京棒球名校来找你的高岛小姐啊!快见客!”看着孙子这不搭调的样子,泽村爷爷真的很想抽他一巴掌,不过碍于坐的远,也就忍住了。
    “什么?高岛小姐?爷爷你开什么玩笑,她怎么会来、、、、”剩下的话在泽村睁开眼看到高岛的一瞬间就止住了。
    这是什么情况?我不是都已经从青道毕业加入职棒了么?高岛小姐现在来干什么?高岛看着泽村稍微收拾了一下被泽村破坏的心情说道:“是真的哦,泽村同学,我是青道棒球部的副部长,来邀请你去我们青道高中棒球部的。”
    泽村直愣愣的看着高岛,突然风一般的冲向了洗手间。
    “真是不好意思,高岛小姐,泽村他们初中的最后一场比赛可能还没缓过来,平时他可是非常有礼貌的孩子。”泽村妈妈看着失态的儿子,担心的为儿子解释道。
    “啊,没关系的呢!我能理解的。”高岛推了推眼镜。
    洗手间中的泽村瞪着猫眼看着镜子里自己,自己还是自己,只是脸庞略显稚嫩,青涩的轮廓,光滑的脸庞正清清楚楚的告诉这泽村,这是十五岁的自己。
    “肯定是做梦,我加入职棒都已经快十年了,怎么可能变成了十五岁的样子。错了,错了,我还要回去参加比赛呢!”不敢相信的泽村使劲捏着自己的脸皮,直到捏的脸颊发红,疼痛难忍也没有变回去,他才慢慢的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    泽村低着头想了想:同队的仓持前辈和小春肯定会很担心吧,还有其他朋友们。
    自己竟然回到了去青道高中前了。呵呵、、
    等等!泽村突然抬起了头,既然回到高中时期,是不是也意味着自己可以再一次见到那个人呢!那个不辞而别了快十年的混蛋!

第一次写文,关于泽村荣纯重生的文,请大家多多包含哈

此时,站在打机区的四棒已经魔怔了,这个投手比想象中的麻烦太多了。不光看不清出手点,球路还弯来弯去的瞄不准球心。球来了!打手强行将到手边的球给扫向投手丘上的投手,可是还没等投手丘上的人反应过来,他就已经倒下去了。在荣纯倒下去的时候好像听到有好多人在喊他,有仓持前辈,有职棒的教练,朋友,怎么好像还听到那个混蛋御辛的声音了呢?应该是听错了吧,那个混蛋怎么可能在这呢!呵呵
“荣纯!荣纯!快下来!有人找你!”睡梦中的荣纯好像听到爷爷在喊他,怎么,连爷爷也知道自己比赛的时候被球砸晕了么?“咦~!这是哪里?”头疼的荣纯揉着脑袋睁着眼睛打量着四周。“这、这、这不是我在老家的房间么?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啊?我不是在比赛么?啊啊啊啊,完蛋了,仓持前辈会杀了我的!那家伙绝对会吧我当人肉沙包的啊!不行,我要赶紧过去”泽村还沉浸在对仓持的恐怖中不可自拔,完全没发现情况的不同。应该说真不愧是笨蛋么?“荣纯,有客人找你,你快点下来!还是东京来的客人!”正换好衣服准备出房间的泽村突然听到爷爷的狮子吼。被自家爷爷吓了一跳的泽村一不小心就撞上了门框。楼下~听着楼上的动静,高岛小姐略微担心的问道:“上面应该没事吧?”“哈哈哈哈,没事的,肯定是荣纯那个笨蛋不小心又撞到哪了吧!不会有事的。”荣纯爸爸大笑的说道。“是啊,我们家荣纯可是很耐摔的哦!”泽村爷爷也大声附和道
高岛小姐略微有些无奈的扶了扶自己的眼镜。楼上~“有人从东京来找我?完蛋了,不会是仓持前辈看我这么久还没去球队找上门来了吧?不要啊!”泽村急得眼镜都变成猫眼了。可最后还是秉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觉悟慢慢的蹭下了楼。“鄙人泽村向前辈请罪了,在下这就跟着前辈回去!”泽村闭着眼镜冲着来人鞠躬吼道。他想自己认错态度这么好,仓持前辈下手应该会轻些吧。
“笨蛋孙子!乱说些什么啊?这是从东京棒球名校来找你的高岛小姐啊!快见客!”看着孙子这不搭调的样子,泽村爷爷真的很想抽他一巴掌,不过碍于坐的远,也就忍住了。“什么?高岛小姐?爷爷你开什么玩笑,她怎么会来、、、、”剩下的话在泽村睁开眼看到高岛的一瞬间就止住了。这是什么情况?我不是都已经从青道毕业加入职棒了么?高岛小姐现在来干什么?高岛看着泽村稍微收拾了一下被泽村破坏的心情说道:“是真的哦,泽村同学,我是青道棒球部的副部长,来邀请你去我们青道高中棒球部的。”泽村直愣愣的看着高岛,突然风一般的冲向了洗手间。“真是不好意思,高岛小姐,泽村他们初中的最后一场比赛可能还没缓过来,平时他可是非常有礼貌的孩子。”泽村妈妈看着失态的儿子,担心的为儿子解释道。“啊,没关系的呢!我能理解的。”高岛推了推眼镜。洗手间中的泽村瞪着猫眼看着镜子里自己,自己还是自己,只是脸庞略显稚嫩,青涩的轮廓,光滑的脸庞正清清楚楚的告诉这泽村,这是十五岁的自己。“肯定是做梦,我加入职棒都已经快十年了,怎么可能变成了十五岁的样子。错了,错了,我还要回去参加比赛呢!”不敢相信的泽村使劲捏着自己的脸皮,直到捏的脸颊发红,疼痛难忍也没有变回去,他才慢慢的接受了这个事实。泽村低着头想了想:同队的仓持前辈和小春肯定会很担心吧,还有其他朋友们。自己竟然回到了去青道高中前了。呵呵、、等等!泽村突然抬起了头,既然回到高中时期,是不是也意味着自己可以再一次见到那个人呢!那个不辞而别了快十年的混蛋!